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一线风采
漫漫回家路
打印 2021/03/16 17:30 字体: [大] [中] [小]

    途径4个国家,飞行30个小时,经转5个机场,隔离28天,终于,3月12日,离家工作400多天的木合亚提·阿依旦回家了。

木合亚提·阿依旦是地质研究院海外项目经理部的一名录井现场管理人员,去年1月入境哈萨克斯坦克孜洛尔达之后,因为疫情影响,中途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一待就是一年多。随着疫情的逐渐好转,木合亚提和其他几名留守同事才有了回国的可能。为了让他们尽快与家人团聚,公司提前两周便安排他们做完了所有必要检查,准备好一切,静待离境那天的到来。
原本新疆飞阿拉木图的飞机一个半小时就能抵达,但迫于疫情影响,航线关闭,公司不得不制定“曲线救国”的路线,这样一来,木合亚提和同事们便要途径哈萨克斯坦、土耳其、芬兰最后才能抵达上海。
哈萨克斯坦境内周转并不算太费事,为了确保人员安全,公司克孜项目部肩负起了接送机场的职责,同时还给每位返程人员配发了口罩、手套、防护服等防护用品,尽可能护住了他们的周全,但其他地方没有派驻项目部的事实,让他们一行四人不得不在之后的归途中选择一切靠自己。
2月9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木合亚提和另外三名同事在落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机场后选择了就地过夜。找处人少的地方,三个座位就是一张床,一件背包就是条枕头,用随身携带的酒精彻底消毒后,他们“全副武装”和衣而睡。口罩、防护服的穿戴本就不太舒服,还要时不时瞅瞅行李丢没丢,自然这觉也是的“糊里糊涂”。
2月10日,凑合了一夜的四人一早就收拾妥当,准备奔赴赫尔辛基。虽然此次途径多个国家,但沿途的美食美景和他们并无太多关系,一路的颠簸耗尽了大半的精力。排队,体检,填报申请,一落地的他们又忙碌了起来。为了不耽误搭乘飞回上海的航班,他们再一次接受了核酸和IGM检测
2月8日14:00离开工作地,2月11日16:50坐上赫尔辛基飞往上海的航班,终于木合亚提和同事们在离开工作地近75小时之后,平安踏上了驶往回家的路。
漫漫回家路,在经历过机场的席地尔睡,异国他乡的“鸡同鸭讲”和飞机上短暂“绝食”之后,这样一切都让这趟归途变得不再寻常,只是不知道作为当事人的他们多年后回想起来是否依旧记忆犹新不曾忘。
 
信息来源:地质研究院  周雪
 
2021-03-16 17:30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