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一线风采
在南缘上坡,梦想临清风,对朗月
打印 2020/06/09 12:06 字体: [大] [中] [小]

    截至6月9日,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在南缘完井5口,年累进尺8306,高泉5井、乐探1井、GHW001、高103井在南缘施工中

2019年4月以来,克拉玛依钻井公司上钻南缘高泉、齐古、吐谷鲁等山前构造,这一年,钻井在南缘攻坚克难,努力为打成打好打快”南缘辛苦付出着。
每个人都有一个南缘梦
每个钻井人,都有一个南缘梦。很多在南缘工作的钻井人,说起南缘都饱含深情。
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副总工程师、南缘项目经理部副经理周玉东,自称自己是一名勘探战线上的老兵。他说,在南缘勘探,要做隐姓埋名人,干惊天动地事
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工程技术科科长、南缘项目经理部副经理罗科海说,在南缘打井,痛并快乐着;遇到困难时,有多痛苦;取得进展时,就有多快乐。
承钻南缘高101井的7020队书记代江平说,南缘,就不是一个让人睡觉的地方,南缘不是睡好觉的地方,晚上听不到报话机的声音睡不踏实。
70095队司钻孙杰说,高泉5井取心时,他闻到了岩心散发的轻烃芳香,那一刻再苦再累也值了。
南缘,对管理、技术、操作人员来说,就像一个大熔炉,一批青年技术的“小字辈”在南缘得到了成长。
轩恒,1991年出生最大的特点有两个,一是他的名字,像网名,有几分古香古色的感觉,像古侠剧中的人;二是他壮实身材,中等个儿,朴实沉稳。
29岁的轩恒,自称南缘技术人员中的新生力量,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石油工程专业。南缘一年,井下出了问题,遇到了困难,他都要和技术前辈一起驻到井上,高101井、呼探1井、乐探1井、GHW001井、高泉5井等多口高风险探井,他都驻过井,困难见的多,处理问题也多,也就更加沉稳了一些。
南缘打井是什么感觉?
他沉思片刻,指了指高泉5井钻塔身后的大山说:在南缘打井,就像爬那座大山,很陡峭,要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开不得半点儿玩笑。轩恒能说出一句又一句清新脱俗的话,全拜南缘“世界级”难题的“折磨和蹂躏”。
南缘勘探,要一直上坡
南缘高泉的巨厚砾石层,是钻井人面临的难题之一,仅高泉5井,砾石层厚度达2000多米,砾石层厚,意味着更费钻头,砾石层如同地表的大石头,钻头去切的时候,上下蹩跳十分利害。
技术人员发现,用PDC钻头打特别伤牙齿,快快就把钻头打报废了,只能用牙轮钻头下去一点一点;对设备要求很高,对钻具也是极大的考验,钻具长时间在砾石层吃应力,易出钻具事故,因此丝毫不敢懈怠。
轩恒介绍,仅在高泉5井就试验了很多的钻头,取得一定效果,一只钻头打200多小时、机械转速能达每小时2米多,性能较好。
因为靠近山前,地层断裂带是积蓄着力量的,构造应力大,主应力差值大,需用高密度钻井液去支撑和平衡地层,密度稍有欠缺就会垮塌,打起来很难受。
高泉5井进入塔西河组地层承压能力弱,是区块内第一次遇到;垮塌现象格外严重;再往下部地层沙湾组,是粉砂质泥岩、粉砂岩,颗粒小、胶结好,钻头不易吃入地层,在技术上使用各种工具和钻头上进行实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
南缘勘探一年,随着高101、高102井的完井,高泉5井的完钻,意味着在南缘走过了一段路、上了一段坡,但南缘下组合勘探仍是高难度,只有继续攻坚克难,才能攀上更高的山峰
南缘打井,如上坡。越往坡上走,越费劲,走过的每一步都留下了钻井人辛勤的汗水,上坡,再回头看,豁然开朗。
受得了南缘的魔鬼式锻炼,能学到很多真东西每当南缘的一口井取得一些进展时,钻井人觉得,只有临清风,对朗月,肆意酣歌才能表达心喜悦。
能参与到南缘的勘探热潮,是钻井生涯中的宝贵财富。
南缘,如同行山,一直在坡上,但钻井人的梦想,不会只在坡上,希望有一天,能够登顶,那才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从山小”
信息来源:克拉玛依钻井公司 苏玲
2020-06-09 12:06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