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一线风采
鱼化石,一场与远古的相遇
打印 2020/06/05 19:00 字体: [大] [中] [小]

    曾经看过这样的一句话:每一块化石,都是长者,每一块化石里的住客,都来自亿万年前的远古时代。的确,除了在博物馆里与这些长者相见外,想要在其他地方遇见多少还需要些运气。

不知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还是千万分之一的幸运,来自地质研究院L11340录井小队的孙实博在刚参见工作没多久之后便在金龙55井取心任务中有幸目睹了这一幕。直径10厘米的取心筒不偏不倚地取出了一块镶嵌了时光的鱼化石,无奈直径太小,只取出了一小部分。      
灰绿色的岩石上印刻着清晰的鱼鳞纹路和鱼鳍的模样,虽然已经和石头融为一体,变得坚硬,但依旧保留了活着时候的模样。弯曲的部位不知是尾部还是腹部,那道弧线用生命的代价永远留下了欢愉游弋的盎然景象。
“我们取的是风城组二段的岩心,又是在准噶尔盆地区域内,从鱼鳞纹路、地层序列、区域环境来看我觉得这条鱼很可能就是吐鲁番鳕。”孙实博边研究边听着项目副经理梁晓飞猜测着。
梁晓飞口中的吐鲁番鳕生活在二叠世地层中,距今大约有2.99亿年至2.5亿年的光景,那时候,地球是由三块大陆板块构成的。大陆的三面环海,而今的这条鱼应该就是生活在那时那刻的那片海里。
当时的那片海并没有太多的动植物,最有名的莫过于三叶虫,一同生活的还有海口鱼、翼鲎、含肺鱼等古生物。这些个古生物身躯庞大,外壳坚硬,单拎出来都是个顶个的捕食好手,分分钟都会让这条小鱼俯首就擒。面对着捕食者的追逐,它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往前游,灵活的鱼鳍拍打着海水,只为找寻可以藏身的洞穴。凭借着机敏的身躯,小鱼躲过了一次又一次惊险的捕食追杀,但无奈,最终败给了第三次生物大灭绝的洗礼,经过亿万年的磨练后,肌化为石。
没人能说清它究竟是为何会被埋在地下,或许是一次突然的火山爆发,岩浆从如同憋炸了的压力锅一般的地幔中倾斜而出,迅速蔓延至陆地,海洋,定格了鲜活的瞬间。又或许是一次意外的撞击,小行星或者彗星猛烈地撞击了地球,巨大的威力让强烈的震波席卷全球,最终导致上千平方公里内的生物死于非命,但无论是哪种原因,这条小鱼最终都被埋进了土里,和其他众多小伙伴一样,永远留在了历史的长河,等待着某一天被再次发现。
“这就是地质的乐趣,我们通过岩屑看地层堆积演变的过程,通过背斜向斜判断地壳运动的轨迹,通过找油找气判断区域沉积环境,我们就是一群和地球做朋友的人。”孙实博听梁晓飞骄傲地说着自己的工作。
这场与鱼化石的相遇正如梁晓飞说的那样,是一场与远古的相遇,它用它的宿命还原了远古的景象,让人们对那时那刻有了遐想的空间,它的出现在地质研究上还进一步证实了风城组为海陆过度环境残留海—泻湖相沉积的特性,几亿年光景的掩埋终于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运气再遇见化石,但这次的经历我肯定会记一辈子,毕竟太难得了。”孙实博意犹未尽地回味着初见鱼化石的兴奋。
亿年沉淀,肌化为石,其灵动鲜活犹如鱼跃表面;机缘巧合,重归于世,以鳞骨身躯再现历史之沉淀;一场相遇,让远古与今生再相逢;相见,亦如初见。
信息来源:地质研究院(克拉玛依录井公司) 周雪
2020-06-05 19:00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