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一线风采
乐探1井之吻,胜利之吻
打印 2020/03/18 12:23 字体: [大] [中] [小]

    3月13日,位于新疆昌吉玛纳斯县塔西河村的克拉玛依钻井公司70203钻井队承钻的乐探1井,雪山包围中,崭新的ZJ80DB钻机的轰鸣,打破了这片大山的宁静。

疫情以来,这是笔者复工后,第一次到钻井队采访,仅仅只是一个春节,就变得很不同。为保险起见,包里揣着身份证,健康证就开具了两份,克拉玛依钻井公司、社区各一份。疫情结束了,再看山、看井队、看钻井人,都有了别样的不同,疫情总会带来一些变化。
车子驶进大山包围的乐探1井,有不短的一段蜿蜒山路,此处与乡镇不远,在大山中零散着有一些坟茔,钻井人从这边经过,不会感到恐惧,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天堂。
在这儿打井,大山上的积雪融化,带来的交通不便是件大事。3月10日期间降温,下了20多公分的雪,必须及时清扫,否则太阳一晒就化了,路一断,食物与钻井物资送不进来就是麻烦。为此,在70203队始终有一台精良的装载机在值班,保障通往呼探1井的道路没有阻碍。
来到井场,进入井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井场大门右侧“乐探1井之吻”五个字,碗口大的白色石头摆出来,字迹清秀,像练过的书法。
“现在钻井人都这么浪漫了,果然一个‘吻’字。”笔者很好奇。
“我们没有大石头,只有小石头。”
“乐探1井之吻,是胜利之吻,大家都希望南缘能够打成,取得胜利。”70203钻井队党支部书记刘江华说起“乐探1井之吻”话匣子就打开了。
“钻井工人不光会打井,不是外界想那样没有文化,我们也会生活,还会浪漫,所以就摆了这个,算是我们队的企业文化。”
“在微信群里征集摆什么字,大家都在参与,不是乐探1井欢迎你之类,我们打井的人有点意思吧。”刘江华介绍。
乐探1井,设计井深6950米,现在在三开阶段钻进,井深4008米,后面还有近2000米的进尺,钻井风险很大,地层纵向、横向变化规律不清楚,3950米以后无参考资料,下部井段连木沁组地层压力回落,导致频繁井漏。
“我们现在到了全井的中部,井下面就像鱼刺一样,这口井是我工作以来打的最难的井,每个井段难度都出现过,出过水,现在只要是井漏,一个星期间才能处理完。”刘江华说。
当前,乐探1井正在实施精细控压,各方与井队配合的不错,围绕井筒服务,都在精诚努力,南缘的井,口口井高难度,口口井不同,但技术上的交流与共享一直在进行着。
在井场吸烟厅,遇到了两钻青年钻井人,曹建平,井架工,28岁,2019年工作,中午时分,他已脱下了棉衣;老家在江苏,家里两个孩子,老大6岁,老小2岁,受疫情影响,他有90多天没有休息了。
“我们在大山里面打井,没有什么外人来,安全着呢。”
“2020年困难是暂时的,一切都会更好,还要继续加油。”来自云南的内钳工曹家国,也是28岁,工作有6年了。
“南缘是个重要区块,油已经打出来了,就是看储层量。”
“如果打的好,储层量大的话,我们就是第一发现人。”曹家国是1月份上的井,至今已经100天了。
中午时分,离开乐探1井时,钻机在身后轰鸣,阳光正好,早上还结实的道路有些泥泞,就像下过了雨。
但这段泥泞一定是暂时的,井队有强大的装载机,为了这条路,始终做好了准备,只要一会儿,装载机就会让这条道路平整如初。
待到春暖花开,乐探1井连接外部世界的通道会更平坦,不需要借助外力,这条路会始终畅通,从这条路,可以直通南缘勘探的目标。
乐探1井之吻,钻井人的勘探胜利之吻。
信息来源:克拉玛依钻井公司 苏玲
2020-03-18 12:23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