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媒体报道
【工人日报】“干着最‘臭’的活,但交出最标准的数据”
打印 2020/03/18 12:20 字体: [大] [中] [小]

工人日报客户端3月17日电 钻井液性能检测、钻井液泥浆性能调配实验、钻井液原材料的检测……一年实验量上千次,工作量比例年年攀高。这组骄人数据出自西部钻探青海钻井油田化学技术公司化验室,这个由7名女化验员组成的班组,柔肩挑起了保障钻井提速和提高单井油气产量的“牛鼻子”重担。

去年年底的一个月里,化验员、高级工程师陈艳每天都是在食堂匆匆吃过午饭就赶到化验室。她要抓紧时间做高温老化钻井液处理实验,实验中由于分子断裂导致钻井液刺鼻、发臭,她却若无其事般一项一项有条不紊进行。

每一次的实验需要2个小时,实验一结束,陈艳第一时间冲出化验室努力呼吸清新空气,她还开玩笑地说,“怪自己,午饭时没能抵住美食的诱惑,应该少吃点,这样就不用全程压着想呕吐的感觉。”像这样令人作呕的实验,还有钻井液性能检测中的固相含量分析,这两种实验占据了全年工作量的三分之二。

因为天天“臭味相投”,吃得稍微多点就会呕吐不止,久而久之女化验员们的饭量也变小了,班长王勇自嘲地说:“女同志的终身事业‘减肥’,跟我们7个人搭不上边,因为我们是‘职业瘦’!”

而这种刺鼻引发的直接后果就是咽炎、鼻炎。2018年10月从化验室退休的唯一一名“男将”赵秀利师傅,从不吸烟,但因为与钻井液实验打了35年交道,他的咽炎比吸烟人士还严重。2013年岗位调动到化验室的化验员张芸,不到半年就噪子刺痛、声音吵哑,许久没见过面的3岁女儿,在电话里听不出她的声音而拒绝叫妈妈。从这以后,张芸就用视频联系女儿,这才让她相信手机里的是“真妈妈”。

这群满脑子“泥浆”的女化验员,把“白加黑”变成常态。为了多做几组现场泥浆样品的性能检测,她们就把脑子动在了降温的时间点上,老化一结束,就拿起老化罐放到凉水中浸泡,每组至少可以缩短1个小时的等待时间。长期和化学试剂打交道,她们双手的皮肤变得粗糙甚至裂口,甚至出现皮肤过敏,常年手指头都没有完好的时候,再高档的护扶品也掩盖不了,但她们毫无怨言。

忙碌中,七个“姐妹”互相打气。她们说:“虽然我们干着最‘的活,但不影响我们交出最标准的数据。”(工人日报记者吴铎思 通讯员马惠玲)

2020-03-18 12:20 来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