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西部钻探工程公司 > 媒体报道
【中国石油报】一个人的坚守
打印 2020/01/07 17:28 字体: [大] [中] [小]

  2019年12月16日18时,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新疆油田克拉美丽采气作业区滴西12采气站,温度已经降到零下20摄氏度,暮色四合。

  在这个冷寂的采气站,在这片杳无人烟的荒凉沙漠,一个男人正在用雪铲推着厚厚的积雪。

  他叫范新华,54岁,是这座小站的采气工。当天,是他独自守井的第四天。早上7点钟起床,8点钟到站上来换班,12小时一个班。这样的日常,他15天一循环,白班之后是夜班。

  “只要是自己的属地,所有的活都是自己的。因为腰不好,所以到下午还没推完,但必须把井场搞得干干净净的。”范新华每天晚上都会跟老伴打电话,说说工作上的事儿。

  最难熬的时候是凌晨四五点钟,年过半百的人,熬夜不如年轻人。特别困的时候,他恨不得扯嗓子大吼一声。心情烦躁时,他就打开值班室的门,带上工具到井站转上一圈,给自己找点活干。

  气温很低,范新华的衣帽上沾上白色的霜花,带着一股白气。孤独前行的身后是白雪铺就的苍茫大地。

  范新华的父亲是从朝鲜战场上转业回来的军人,1954年到了克拉玛依油田,也是一名采油工。7岁时,他给父亲送过饭,父亲也是一个人守井。他送的是苞谷面的发糕和咸菜,到了井上没看到父亲,原来父亲在给油井清蜡,父亲说:先干活、后吃饭,活不等人。

  循着父亲的足迹,范新华16岁到了采油厂。父亲告诉他,干工作要认真,不要稀里糊涂、丢三落四的。父亲今年85岁,已走不了路了,神志不大清楚。范新华轮休了哪也不去,一心服侍父亲。

  天色越来越黑,温度越来越低。范新华从桌上取过馍馍和鸡蛋,打开大门。过一会儿,从暗处跑出了一只狐狸,怯生生地走了过来。范新华蹲下身子,伸出手,馍馍和鸡蛋已经被掰开。狐狸低下头,叼走他指尖的食物。“老伙计,这两天,你咋没有来,你跑哪儿玩去了?”范新华絮絮地说,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对一个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

2020-01-07 17:28 来源: 责任编辑: